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“谁想离开家乡,但这真不能住人了”

“谁想离开家乡,但这真不能住人了”   晨报特派记者 杨育才 张源 四川天全县报道

    杨云强蹲在自家的水泥院子里,两脚之间,是一条弯弯曲曲的裂缝,裂缝最宽处,足以放下成人的拳头。裂缝从杨云强家向两边延伸,贯穿了更多村民的房屋、院子以及土地,长达1公里多。

    这里是雅安市天全县新华乡下冷村二组。地震后,村里出现了四条平行的断裂带。“村子的下面,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,专家来确认了断裂带,我们都希望,全村子都搬到外面去重建。”杨云强说,这是全村人的共同心愿。

4年中经历2次大地震

    如果4月20日早上的大地震没有发生,34岁的杨云强现在已在玉树高原上挖掘虫草。十几年来,挖虫草一直是杨云强一年当中最大的收入来源。

    杨云强原计划4月21日出发去玉树,甚至已经买好了雅安到成都的车票。但在4月20日早上8点02分,正在院子边上刷牙的他突然感觉地面的震动。他猛回头,原本平整的水泥院子从中间被撕裂开来,裂缝越来越宽,他立脚的这一边,在震动中不断下沉,落差甚至高达半米。“不好,要垮!”想着屋子里还有妻子孩子,他以最快的速度跳过裂缝,但是很难站立起来,只能用双手和膝盖趴在地上。在两层木楼的颤抖中,妻子和孩子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地的颤栗持续了多长时间,杨云强已经没法估计,“就觉得停不下来,裂口慢慢变宽,上下错开。至少过了1分多钟,才不震了,裂口又慢慢地收拢变窄,沉下去的一半又升上来。”

    这些裂口的张合变化,在遇到较强余震时,还会重新上演,只是每次的宽度和落差都不一样。这条裂缝近乎夸张的变化,让杨云强惊恐万分。

    这是杨云强第二次经历大地震。4年前,正在高原上挖虫草的他,亲身经历了玉树地震。“那一次也抖得吓人,但是这一次,我脚下就是断裂口,简直就是世界末日。”

    和村里大多数村民的房子一样,杨云强家的房屋,都是六七十年前建的老房子。这些房子,基本都是木头框架的两层楼房,抗震性高于砖混的房子。“你也去过玉树,那里的砖房都倒了,幸亏我们村里都是木头房子。”

    也许正是因为这些木质的老房子,才使得全村人都幸免于难。

正处地震带,村子要弃用

    地震形成的大裂缝,不仅仅出现在杨云强的院子里。很快,杨云强就在邻居家以及村子里的路上、地里发现了更多的断裂口。

    “这些断裂口都是连续的,有的在地里,有的在山坡上,因为有草或有树,不明显,但仔细看就有了。”杨云强和几个村民对村子里的裂缝进行了排查,“都连起来的话,就是4条平行的裂缝。”

    最北边的一条,在大木树岗的山脚下;其余的三条,都从村子里穿过。最短的有200多米,最长的则有1000多米。在排查中,杨云强还发现,村子后面的山泉不见了,原本从地表往下流淌的泉水,经过村子下面的出口流进了河里。

    村里很快将出现裂缝的事情向上报告。接到报告的天全县和雅安市国土局,很快就有地质专家过来勘查。“专家说,村子就处在地震断裂带上,让我们把震后搭建的帐篷都搬到外面去,这里不能住。”杨云强还转述地质专家的话说,今后重建时,这里不能再建房,只能是无人区。

    根据专家的要求,杨云强担任起了村里的地质监测员,每天都要监测记录裂缝的变化,一旦有大的变化,要随时向国土局值班室报告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村里年轻人一个都没睡,因为下雨,怕发生泥石流,甚至塌陷,谁都不知道断裂带会怎样,哪里睡得安心?”杨云强说,在协助村主任将全村安置点搬到邻村永安村后,他还将排查断裂带的两端,看是否有更长的裂缝。

    记者在下冷村看到,全村就处在一个狭窄的山谷里,两座山在村口收拢,山上新出现的塌方痕迹,清晰可见。杨云强担心的是,“如果这里发生大的塌方,堵塞河水,全村都将被堰塞湖淹没。”

异地安置,更希望异地重建

    全村的安置帐篷都已经搬到了永安村。和其他地方不同的是,这些帐篷不在地面上,而是搭建在一座框架结构的混凝土建筑的二楼。这里原来是个在建的养猪场,地震发生后,养猪场老板王波主动提出,将安置点设置在这里。“这是按照抗八级地震标准建的。”

    暂时安置点有了,但全村在哪里重建,杨云强和村里的干部都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谁愿意离开世代居住的家乡啊,但没有法子啊!”杨云强几乎用恳求的口吻对记者说,“一定要帮我们向上面反映,这里真住不得人。”

    杨云强的担心,和玉树地震的经历不无关系。玉树地震两年后,杨云强在朋友的带领下去看出现在那里的断裂带。“旁边还在施工,不知道哪一天,施工的工程车和房子就顺着断裂带掉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4·20”芦山地震发生后,因为地处偏僻,天全县的新华乡,一度成为被遗忘的角落。而下冷村,更是角落中的孤岛,偏僻的位置让村主任赵世富很是心焦。

    只要看到村里的偏僻小路上来了车子,赵世富就一路小跑着奔过去。“一天最多也就几辆车,我们这里太偏僻,很少有记者和领导来。”只要车辆上下来的是记者或者当地的领导,赵世富就一脸着急的冲上去,拉着对方介绍自己村里受灾的情况。

    赵世富从裂缝中抓出一点泥土,在手上一搓,就均匀的抹开了。“我们这里的土很滑,这样的土质最容易发生泥石流。”赵世富说,原来的房子到底还能不能住人,是修补还是迁址重建,他也没有方向。“就盼着地质专家和政府领导能早点来,告诉我们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办。”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